“社保征管体制改革经济影响几何?”电话会议纪要
发布时间:2020-09-05 21 来源: 互联网

时间:9月2日(周日21:00)

主讲人:

【特邀嘉宾】朱青教授

宏观 花长春博士

宏观 高瑞东博士

宏观 董琦博士

上半场:朱青教授与花长春博士夜话社保征收改制的影响与政策缓冲可能;

下半场:宏观组阐述改革的经济影响测算

电话会议纪要

1、开场:全球首席经济学家 花长春博士

各位投资者晚上好,非常感谢各位投资者参与我们的会议。今天的核心话题是社保征收体制改革对经济的影响。我们会议的特邀嘉宾是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的朱青教授,朱老师是人大学术委员会的主任,现担任中国财政税务研究会议的常务理事兼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财政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税务学会理事,是中国著名的税务专家。朱老师主要科研方向包括国际税收、社会保障等。2002年朱老师的重要成果《养老金制度的经济分析与运作分析》在国家广泛运用,实际上朱老师是国内最早一批研究社保机制的学者。

今年7月20日,中办、国办印发了《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里面提到自2019年1月1日起,各项社保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自2018年9月1日逐步转移,2019年1月1日正式实施,这一事件引起社会与市场广泛关注。我们今天也发布一篇报告,因此在此时间节点,我们邀请朱教授跟我们共同探讨这一话题。会议主要分为两部分:

(1)上半场我们与朱老师讨论,交流社保征收改制话题;

(2)下半场由花长春博士,高瑞东博士和董琦博士对宏观组关于全国、分地区、分行业影响的核心测算结果和观点进行汇报。

2、电话会议上半场:朱青教授与花长春博士夜话社保征收体制改革

本部分主要由花长春博士提问,朱青教授进行回答,以对话形式探讨社保征管体制存在的问题、资金存在的缺口、政策缓冲的可能方法等。

Q1:当前社保征管体制出现了哪些问题?

A:其实在国地税合并之前国务院就要求研究社保征收改制的问题。到目前为止,全国有24个省社会保险费的征收机构是原来合并前的地税局负责。24个省具体情况又不太一样,部分省五险全由地税收,还有一些省养老、医疗由地税收,但是部分“小税”,例如女工生育、失业是由社保部门收。另外四大直辖市还有几个省,社保费完全由人社部门收,地税局没有参与。在税务局收的这24个省当中有四个省是全责征收,全责征收的含义是它的征收基数由税务局定,全国实际上只有4个省市全责征收。部分省份尽管由税务局收,但缴费基数是由人社部门核定,我们把这个做法叫做委托代征。全国整体情况是,24个省由税务局收,其中 20个省都是委托代征,只有4个省是全责征收,还有四大直辖市以及几个省是完全是由人社部门收,税务局不参与,所以现在中国的社保费的征收机制十分的混乱。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加上营改增以后,地税局相对征收任务比较轻,因为大税营业税没了,另外再赶上国地税合并以后,税务局人员比较多,所以税务局有这个力量,又有技术和系统,具备征收优势,社保费以及其他一些财政性的收费交给税务局收比较合理。税务局的征收从及时足额征收角度优势较大,因为税务局从两个方面核查企业的工资:一是个人所得税,地税局对个人的工资是十分了解的。第二点是企业所得税,企业是要税前扣除工资薪金。

Q2:企业少缴社保的方法有什么呢,目前缺口大不大?

A:企业按照最低工资缴纳社保。为什么会存在少缴呢,以基本养老保险举例。基本养老金分成两部分: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我们国家属于统账结合模式。个人账户跟缴费多少相关。统筹部分,交够15年就可以领取,领取标准基于当地平均工资水平。因此统筹部分就完全属于“公共品”,搭便车现象严重。企业雇主会跟工人说,少交一点基本养老金,这样可以多发点工资,就出现了按照社保基数下限缴费的情况。但是国家的老人还得领取养老金,所以我们基本养老保险出现了赤字问题。基本养老金这块很多省都是赤字,赤字怎么办呢?那就需要财政补贴,从一般公共预算往里边贴,2005年的时候才贴500多个亿,去年贴了4642亿。所以这一块随着中国的人口老化,我们的养老保险赤字越来越大,所以现在社会不研究这个的人说都很轻松,这加重了企业负担,但忽略养老金缺口是不对的,所以中国所有的问题,包括税收问题,不能单从缴费、缴税一个角度看。

Q3:我们测算下来,如您刚才所说税务局按照实际工资去征收,对我们影响比较大。在这个时候我认为政府可能会安排为渐进式推进。您觉得会有哪些变通的手段?比如您刚才也提到了目前中国社保费率比较高。如果基数上去的话,社保费率是否会下降?

A:降社保费率现在不能一概而论。我们这几年失业保险富裕,现在中国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失业,现在很多地方失业保险有结余,像工伤保险、女工生育有可能降个0.5个点、0.2个点。当前比较难办的就是全国性的降养老保险和全国性的降医疗保险,因为这两个开支都是很紧张的,唯一可以降的就是像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等农民工大量流入的地方,因为这些地方,存在的问题是农民工只在当地交费,但都不在当地退休,这个钱可以放在那,当然又可以提取一部分,我们现在允许社保结转提走一部分,但也不是百分之百提走,所以现在农民工对东部沿海的社保贡献很大,这些地方还能够降点费率。

但是中西部地区、东北怎么降费率?降费率以后赤字就更大了,所以现在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一个就是尽快实行全国统筹。第二是住房公积金是否可以不交,或者比例降一降,其他的我还没觉得有敢大幅度降的,因为养老这块大幅度降,最后养老金开支可是要越来越大的,这是一个现实。所以现在我个人认为全国性的普遍调低基本养老缴费不太可能。

Q4:那么减增值税是否有可能呢?

A:增值税有可能减。因为总理今年工作报告提出来三档变两档,所以我们现在下一步是要把增值税由三档变成两档。但是要注意一点,增值税减税不是给企业减税,实际上给消费者减税。增值税高点低点,是消费者受益,所以我们现在也在主张,像特朗普减的是企业所得税。所以下一步如果世界各国都效仿特朗普降企业所得税,我预计中国政府也会审时度势,及时的调低企业所得税税率。

3、电话会议下半场:宏观组阐述社保征收改制经济影响的测算结果与观点

(1)总量测算结论——花长春博士

全国总量上,我们首先从全国工资总额入手,然后根据31个省的平均费率算出应该缴纳的社保,根据当年社保基金收入,我们测量改革后最终补缴缺口是在2万亿元左右。这个缺口金额,跟企业利润总额的11.2万亿相比,将占到企业利润总额的13.4%,短期会增加企业运营压力。若企业通过一定方式转嫁给个人,这将进一步压低当前居民消费,累计会对GDP带来1.5个百分点的冲击。但是这个影响会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而且是一个长期问题,不可能短时间调整完全。

(2)分地区测算结论——高瑞东博士

通过测算,我们得到全国企业社保改制后,企业多缴金额的下限区间为3601-8326亿元,整体占2017年实缴比例达到7.4%-17.2%左右(改革前20%企业按下限缴费,低档为只针对第二产业职工,高档为针对第二及第三产业职工,下同),上限区间12604-29144亿元(改革前70%企业按下限缴费),补缴金额占2017年实缴比例在26.0%-60.1%之间。除最激进假设的测算外,分地区测算结果与全国总量测算结果基本一致。

分地区,我们从地区平均工资角度入手测算,补缴压力指数反映出河南、广东、安徽、山东等地企业补缴压力较高。从补缴对居民收入挤压情况来看,中部与西部地区收入被挤占程度较大,个人补缴占可支配收入比重的全国均值水平大约在6.7%。综合企业和个人数据,社保改制对企业利润冲击和个人收入挤占方面,中、西部地区的压力大于东部地区。

站在现在的时间点,宏观形势中相对积极的因素有三个方面,一是中央持续加杠杆;二是减税预期越来越强,未来增值税与企业所得税都存在调降可能;三是中美贸易谈判正式重启,接下来两三个月中美可能处于一个相对平稳期。

但另一方面,地方去杠杆压力空前,伴随着《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意见》的下发,预计未来各地会将“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作为重大政治责任去对待。同时,社保征管体制改革,将大幅提高部分中小企业的经营成本,冲击企业利润,并且影响居民的当期收入。

(3)分行业测算结论——董琦博士

分行业影响,我们分两个维度来看:一是盈利能力冲击,二是运营能力冲击。盈利能力方面,我们依照申万一级划分的28个行业,选取每个行业净利润为正且排名垫底的十家上市公司,作为参与补缴企业的代表,因为补缴更多涉及中小企业,因此我们选取资质较为一般的公司作为样本。通过计算补缴金额占净利润比重,衡量补缴对净利润的冲击。最终,将十家公司通过净利润加权,形成一个行业利润影响的指标。在计算过程中,我们有几个比较强的假设:一是我们假设违规企业均按照社保基数下限缴费,二是每个行业的企业补缴比例均设定为固定情形,分别对应20%与50%,80%,100%四档参与补缴。

在利润冲击方面,我们得到结论:商业贸易、汽车、农林牧渔、家用电器、纺织服装等行业所受影响较大。总结来看,劳动密集型且毛利相对较低的行业所受冲击显著。

关于营业成本方面,由于我们依据净利润标准选取公司,因此每个行业十家公司的营业成本并不具备行业代表性。社保补缴直接与员工薪酬总额相关,因此我们通过选取行业总薪酬与行业总营业成本比重,间接衡量社保补缴对一个行业整体营运成本的提升影响。我们发现,休闲服务、医药、军工、交通运输、机械设备等行业所受影响高于其他行业。营业成本上升压力较大意味着行业总体人力薪酬在整体营业成本中占据较大比例,补缴会对行业内公司的运营能力带来挑战。此处,营运成本这我们没有考虑银行和非银金融,一方面上述两个行业社保缴纳情况相对好于其他行业,另一方面上述行业营业成本和职工薪酬比重的特殊性,不具备比较依据。

综合盈利能力和运营能力所受影响的加总排名,我们发现医药生物、纺织服装、国防军工、机械设备、休闲服务等行业所受影响较大。同时,综合来看影响较小的行业包括,钢铁、建筑装饰、房地产、银行、非银金融等行业影响较小。

最后,简要向各位投资者汇报一下,单个企业补缴情况的测算方法。我们可以通过单个企业社保缴费总额依照整体费率,近似倒算企业缴费基数,并将其与职工整体薪酬进行比较,大致判断一下企业的合规情况,进而测算单个企业的具体补缴情形。

嘉宾介绍

朱青教授

朱青,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的教授,人大学术委员会的主任,现担任中国财政税务研究会议的常务理事兼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财政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税务学会理事,是中国著名的税务专家。朱青教授主要科研方向包括国际税收、社会保障等。2002年朱青教授的重要成果《养老金制度的经济分析与运作分析》在国家广泛运用,是国内最早一批研究社保机制的学者。

Copyright © 2012-2020  edu.fpey.cn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内容为站内原创著作,也有部分基于互联网公开分享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我们会尽快处理,谢谢!